听雨轩里煮茶

【翔润】Passion 1-2

棒棒哒!

モノクロ:

御村托也 x 大原耕二


*OOC,后续有大量性描写。


*高中时代没有遇到山田太郎的御村托也,以及与喜美子分手后的大原耕二,添加大量私设。


*大概是一个耕二带坏御村的故事,年下,两岁年龄差。


 


 


1.


 


御村准时到达,餐桌旁已经坐满了人。联谊尚未正式开始,气氛已经相当热烈了。他不太喜欢这种场合,全员都捯饬了一番,努力掩盖身上仍旧青涩的学生气,以迎合酒吧里成熟带点撩人的气氛,唯有自己还身着朴素的西装,显得格格不入。两小时前,他在体育节结束庆典上作为新上任的学生会会长发表演说,接下来他整理档案,上交工作材料,急匆匆地来到价格略有些昂贵的酒吧,与同样是新人的学生会干部们汇合。


 


他来得最晚,因为他的出现,引起了一波欢呼。坐在主位的是策划人,他们A大的文艺部部长名濑,立刻饶有兴致地介绍御村的身份和家室。他的回应敷衍,不凑巧地打破了一对一的局面,遂被安排在最外面的座位。对面也是空的——原来他不是最晚的。


 


A大乃是经济名校,与对面专攻艺术的C大相比,这些优秀的精英还是略显的拘束。好在不少艺术家懂得调节气氛,餐桌上已是笑声不断。


 


御村托也点了杯果汁,身边的副会长中村硬是塞给他一杯香槟,信誓旦旦地保证:“没事不会醉的。”


 


他郁闷地喝了一口,寻思着一个良好的理由,回避着对面小姑娘投射来的爱慕的视线。


 


联谊开场五分钟,两校优秀人才做了正式的自我介绍。正好轮到御村,他简单说了几句后,两个人影推推搡搡地进了他们包厢,在门口用着不小的声音争执着。


 


“我已经下班了……我现在对联谊没兴趣。”是个纤瘦的男性,他的语气里带着疲惫,在嘈杂的外音下像是棉花糖,没什么杀伤力。


 


“反正大原君你现在没有女朋友嘛,还缺一个人就你上吧!”推他的是C大的负责人立花,抹着浓妆却不艳丽过头的女生,蹬着一双带亮片的高跟鞋,在气势上就胜利了。“再说,大原君你在的话,大家的情绪也比较高涨。”


 


大原无力反抗,转身走了进来,每一步都走得歪歪扭扭。果真如负责人说得那样,大原一来,对面的小姑娘小青年们立刻吹起了口哨,亲昵地叫他的名字。


 


“大原耕二。”大原扭着坐到了御村的对面,随意地拿了一杯香槟,“没有女朋友,有辆红跑车,打工付的首付。还有个带厨房浴室的公寓,也是自己付的钱,现在一个人住,随时欢迎来玩。舞台设计专业,现在大四,请多指教。”


 


御村看着大原扫了自己一眼,脸上浮现着轻佻的笑容,内心便警铃大作。大原耕二漂亮得过分,浓眉大眼,浓密的长睫毛宛如小刷子那般扇动。红色的夹克衫,敞开的领口,繁重的首饰,红唇上的痣,厚厚的长发,轻蔑的视线,大原散发着与众不同的、毫不做作的性感与撩人。是作为少爷的御村托也最招架不住的不良,还是个魅力十足的不良。


 


“你叫什么?”大原指了他一下。


 


“御村托也。”


 


“我想到的那个御村?”


 


“应该是的。”


 


“你是他们的老大?”


 


“学生会会长。”


 


“嗯——”大原喝着酒,模糊地应了一声,兴致缺缺。“你很能干啊。”


 


他们根本无法完成一次有趣的对话,御村托也懊恼地想。


 


“你可以不用那么拘束,”大原又拿了一杯,这回是中杯啤酒,“你还系着老气的领带,穿着外套,没有女孩子会想接近你……起码像你旁边这位那样,放开点。”


 


大原散漫地斜靠在椅背上对他的穿着打扮指手画脚,御村隐忍着涌起的怒火瞄了他身边的副部长一样。戴着老土的圆框眼镜的副部长中村,穿着朴素的白色衬衫,湖蓝色的针织衫外套缓解了过度的书卷气,顺便抹了点发蜡,固定一个精神的发型。


 


中村正落单,他的女伴在兴奋地唱着当下热门偶像组合的新曲,突然间身边的两人都看着他,甚是费解。


 


“虽然很土但起码努力了。”大原如此评价中村的着装,看到中村无措的表情,他挑挑眉毛,“下次试试红色系,别浪费了你那张不错的脸。”话未说完,漂亮的C大女生们便挤到大原身边,起哄着要他唱歌。他磨磨蹭蹭地走过去,唱了一首节奏缓慢的情歌,引得众人捧场。


 


御村总算找到间隙,以上厕所为由出门透了口气,顺便发了短信通知管家可以提早接他回去。御村洗了把脸,总算清爽了些,他看了眼镜子里疲惫的自己,不自觉地在意起来。深色的领带紧紧地束着,精致的西装掩盖了他的溜肩。他松了松领带,透了口气,遂考虑了一秒是否要把领带解开。


 


不能被大原耕二牵着鼻子走。御村托也重新振作精神,准备回包厢,为他的早退做铺垫。


 


御村回来时,包厢外发生了点事故。


 


“怎么了?”他迅速溜进包厢,问同样在意的大原耕二,对方一杯接着一杯地喝,似乎没有停过。


 


“立花的前男友,老是缠着她。”大原观察着门外的动向,递给了正在翻看手机确认时间的御村一杯啤酒。


 


门外争执声越来越大,而音乐的喧闹将他们的声音盖过,在意的似乎只有靠近门口的他们二人。眼看前男友已经上手,大原坐不住了。


 


“你要干嘛?”


 


“看他不顺眼。”大原脸颊微红,怕是喝得有点上劲了。


 


御村还没来得急劝他冷静点,大原就一个箭步走到两人之间,把立花护到自己身后。大原耕二削瘦又站姿奇怪,在立花前男友面前小了一圈。御村着实被大原的热血过头吓到了,诚然也可能是酒精作祟,但大原着一副随时要干架的模样让他深感不安。为了不打扰其他人娱乐,特地去了角落里商谈。


 


之后御村的记忆出现了一点断片,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大原耕二的背后胡思乱想,上下打量着大原背部的线条。先动手的应该是立花前男友,第一下并不重,大原还手得毫不客气,即将演变成一场斗殴。


 


疼痛令他霎时清醒,他的左脸颊火辣辣地疼还伴随着轻微耳鸣,口腔里弥漫着血腥味。


 


他迟缓地反应过来,自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——在他毫不犹疑地挡在大原耕二前面的时候。保安总算赶来,将斗殴的两人分开。


 


“干什么呢,被打晕了?”大原一把将他拉扯过来,手里揣着大原脱下的外套。


 


“疼死了……”他从小到大就没被打过,第一次遭罪。大原身上的香气怡人,混杂着酒精味。御村又找不着话题了,他问:“你没事吧?”


 


“习惯了。”大原把他拖到沙发上让他坐下,“张嘴。”


 


御村疼得动作有些迟缓,勉强半张开了嘴。大原打着手机的光,半蹲着查看他的口腔。大原那一对天生就风情的桃花眼,上目线更是漂亮,他的眼角有些发青,像是为了抑制继续散发他的魅力。


 


“咬破了,但牙齿没事。过几天就没事了。”大原将冰袋压到他的脸颊上,歇了口气坐到他身边。


 


“我以为你是那种自我主义的人。”御村只有半张嘴能动,说话含含糊糊。


 


“比如说?”


 


“有很多女生围着你团团转,你却不予理睬。说话不读气氛,对他人指指点点。随意玩弄别人感情,不考虑后果……之类的。不好意思,我好像说了点奇怪的话。”


 


“我要抽烟了,介意吗?”大原没指责他,朝他摇摇烟盒,取得同意后,叼起一根,徐徐地吞吐。“你也没看上去那么冷静,原本以为是自恃清高的小少爷,只会站在后面指挥别人。嗯……严格来说,你是对的,是我判断失误。”


 


“……你帮助了立花。”


 


“别误会了。我去帮她仅仅只是因为我看不惯她的前男友,看不惯那些对女孩子动手动脚、鲁莽粗鲁的男人,并非出于我自身的正义感。如果现在发生偷窃抢劫,我会装作没有看见。我也不理睬对我感兴趣的女孩子,只追求我喜欢的,不在乎对方年龄和婚姻状况。所以你说的很对。”


 


大原齿间吐出袅袅的青烟,就像他说出的话一样不透彻,遮遮掩掩、点到即止。


 


御村的手机不识趣地响起。


 


“早点回去休息吧小少爷,以后这些危险的事就别跟着掺和了。”大原还给他那件被数落的外套,扭着走向联谊的包厢。


 


大原耕二给了他一个合理的理由早早退场,管家看到他这副模样心急如焚,预约了医生到家就能就诊。


 


御村看着手机上的画面。大原递给他啤酒时,他偷拍的照片。大原耕二侧过脸看着门外的动向,鼻梁高挺,睫毛纤长,昏黄的灯光下他的五官更加立体。他两手的手肘都靠在桌上,一手支撑着脑袋玩弄着自己的长发,华丽硕大的戒指暗光闪烁,另一手捻着细长的高脚酒杯,将焦黄色的酒液送进自己的嘴里。像一幅绘声绘色的精美油画。


 


御村挪开脸颊上的冰袋,搁到自己的头顶,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
 


 


 


2.


 


伤口果然如大原耕二所说过了些天就痊愈了,御村打开手机的前置摄像头,自己的口腔内部没什么事,倒是脸颊的淤青消退得太慢。部员和同学们纷纷表示关心,他则对外宣称自己摔了一跤,磕到了下巴。


 


中村和两个女生吵吵嚷嚷挤进学生会办公室,御村的手机界面还停留在大原耕二的照片上,他手一抖,立刻心虚地将手机合上,严肃道:“怎么了,出了什么事吗?”


 


“会长!中村君和大原君交换了手机号码。”秘书三岛汇报。


 


“大原?”大原耕二?


 


中村答道:“上次联谊坐在会长对面的大原君啦。会长你走之后他说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,走之前就交换了号码……”


 


“看来那天发生了不少事情啊。”御村感慨。


 


“我们今天才知道这件事,让他分享一下大原君的电话号码他又不愿意。”


 


“随便公布别人的电话号码太失礼了,大原君会生气的。”中村拗不过两个小姑娘,来交文件时顺便找御村求救。


 


“那你可以询问他,看他是否愿意。”御村一本正经地回复,有部长撑腰,中村立刻被催着与大原沟通。


 


御村面不改色地收拾东西准备离去。他对大原耕二的记忆越来越暧昧,大原耕二喝酒的动作、抽烟的动作,都笼罩上了一层朦胧的光线,唯有他脸颊残留的疼痛是锐利的。


 


管家今天也准时就位,他联谊受伤引起了爷爷的不满,这是意料之中的事。不论他做什么都无法让爷爷满意,从插画到学习,就算拼尽全力,他依旧是不成熟的那个。所以他看到大原耕二的时候,看到了那个人身上的青涩全无与自由自在,仿佛是个天然的发光体。


 


巧合不期而至,一辆张扬的红跑车停在了街对面,车上留着长发的男人走下车,歪歪扭扭的走向A大周边的商业区。


 


“这么巧?”他又看了一眼手机里的照片,而那个疑似大原耕二的男人已经越走越远,只看得到一个模糊的人影。御村放下包,向管家道别:“抱歉,我还有事,自己回去。”


 


他跟着那个人影极速奔跑,眼看着那个人影渐渐放大。他的行为引来了周围人的注意,他放缓脚步,在二十米之外跟随。跟着那个人进了商业区,穿过商业区是喷泉广场,人流骤然减少,几乎都是家长带着孩子在游玩散步,也有些人在喷泉对面的咖啡店休息。而大原耕二也和减少的人流一起消失了,御村迷茫地站在喷泉旁,平坦的广场视野开阔,几乎是一目了然之处,大原耕二的身影消失了。或许是进了商店,或许是穿过广场飘然离去。


 


“我在干什么啊……”


 


午后五时,御村托也独自一人坐在喷泉广场的座椅上,懊恼不已。


 


 


 


中村一通电话拨给大原耕二,不仅获得了同意,还收到了他的邀请,到他打工的地方玩。是距离上一次联谊的酒吧很近的一家网吧,还有几张台球桌。此次御村爽快赴约,不似上次联谊的排场那么大,这次只有三男两女。


 


大原依旧被他的爱慕者包围,他送完客人点单的酒水便和他们一起打桌球,有他在的地方,气氛也甚是热烈。御村进门就看到了他,他穿得单薄,腰身细得过分。


 


“喝什么?我打工的店,我请你们。”大原手执着台球杆,他似乎还没打完一局,只是中途退场。大原听完他们点单,也不做笔记,便带他们去了无人的台球桌,摆了新的设备,嘱咐他们先玩起来。


 


给他们上饮料的是另一个打工的小姑娘,御村对台球知之甚少,也不想打扰中村和名濑教女生打桌球,就靠在一边看大原耕二打球。


 


大原今天穿了件深色的V领汗衫,御村惊讶于大原的柔软,他弯腰伏在台球桌上,他的身体弯折成九十度。汗衫随着他的动作向上蜷缩,露出一截腰身和内裤边缘。大原特意将他的长发挽在脑后,几缕发丝垂在他干净的脖颈间。领口肆意的敞开,他佩戴着夸张的珠链,银色的挂坠马虎地遮挡着他暴露出的皮肤。大原扶着他的球杆,对准,碰撞,比赛在台球碰撞和起哄声中结束。


 


大原朝他的上一波队友挥挥手,径直朝御村走来,抢了御村手里的半杯果汁一饮而尽。他缓慢地吞咽着果汁,用杯子别过御村的脸。“还有点青。”


 


“已经不疼了。”还没说上话,大原便发动了猛攻,御村宣告投降。


 


“这样啊。”大原随时随地都能凹出一个新的造型,他一手撑着桌子,另一手漫不经心地整理御村的衣领。“让你来打台球又不是剧烈运动,你竟然还穿了运动外套,幸好没穿运动裤,不然我会装作不认识你。啊,你一直站在这儿看我,莫非是不会?”


 


原来他知道我在盯着他看啊。


 


御村撇开视线,不知所措地应了一声。


 


“我教你,拿着。”御村被迫加入了中村和名濑新开的战局。御村学业体育兼优,却不擅长台球,另外四人都感到新奇。


 


台球杆有些磨损,御村仔细端看,杆末还写着こじ二字。大原靠了上来,强硬地要求御村脱了运动外套。大原的手凉凉的,皮肤的温度比御村低,手把手教他怎么握杆,怎么瞄准,怎么撞球。御村上手极快,一局下来学得有模有样。


 


“学得挺快的,感觉怎么样,喜欢吗?”大原问。小姑娘们建议买一些零食,中村和名濑放心不下,就陪着他们一起去,剩下他们两靠在台球桌上喝果汁。


 


“挺有趣的。”大原耕二盯得他心里毛毛的,“抱歉,我说错什么话了吗?”


 


“总是装作衣服漠不关心的样子,以为一张扑克脸别人就看不出你说谎。虽然我并不觉得社交礼仪是什么坏事,只是在对的情况下说对的话。你不喜欢台球,或者说提不起兴趣,但你不想伤害教你打台球的我,于是用了‘有趣’这样很中性的词来回答问题。”


 


“那我该怎么回答?”


 


“说实话。你喜欢打台球吗?”


 


“不喜欢。”


 


“好。”


 


御村沉默地喝了一口果汁,冰凉的玻璃杯贴着他不停冒汗的手心。“你经常这么教育别人吗?我是说,像我这样做足了社交礼仪的人。”


 


“不会,我没那么闲。我之前说了吧,我没什么正义感,只是随心所欲,而你恰好引起了我的注意。”


 


“因为我帮你挡了一拳?”


 


“嗯。你这么做是因为被正确的观念所束缚。如果这里发生抢劫盗窃你立刻会去阻止,并且你的观念远大于你的思考,在思考这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之前你会先行动。明明从来不会打架,却还要给两个气势汹汹的不良少年劝架。”


 


大原说得滔滔不绝,御村倒不觉得厌恶。他说的都是对的,但他改变不了。


 


“扯远了,我并不想指责你上次的那件事,抱歉,我很感谢你。”大原润了润嗓子,“你不喜欢酒吧里的氛围,也不喜欢这里的氛围,刚才也证实了你不喜欢打台球。”


 


“是,没错。”


 


“那特地来到这种地方,你有什么目的吗?”大原耕二把空杯子放到一边,身体向他靠近,一脸好奇。


 


大原那双盈盈的桃花眼带着些许玩味,他希望大原能更加防备,毕竟刚才说得那么严厉,能够让御村托也知难而退。事实相反,上一秒大原耕二将他推向了千里之外,又一步步走回他身边。


 


“请和我交换手机号码。”他如实回答。


 


“好。”大原掏出手机,“不过我对男人没有兴趣……那方面的兴趣。”


 


“我有女朋友的。”御村自证清白。


 


“是哪个财阀的大小姐?”大原往他的手里输手机号码。


 


“宝生,我们同校,比我小一级。她很漂亮,有点任性,但是个很可爱的人。”


 


“你很喜欢她。”难得大原没有指责他。“可惜不是爱。”


 


大原君你前几天有去温泉广场吗——这句话被硬生生的哽在喉咙里。


 


 


 


御村托也在喷泉广场连续来了七天,他发呆的对象是手机里的那张照片和一串他从来没有拨通过、没有发过简讯的手机号码。大原耕二所说的“正义感”在第三天就开始发作,因此他同时还带了一本单词本。爷爷计划让他大三末去英国修双学位,他忙于学生会之际也不能将功课落下。


 


“打扰一下,同学,你能帮我取一下那个气球吗?在那里。”一个漂亮的少妇叫住了他。御村每次来都能看到她,推着婴儿车在广场散步。她的衣服裙子都价值不菲,御村猜测是住在这周围高级别墅的家庭主妇。


 


御村顺着她的指引,将气球从树上去了下来,挂到了婴儿车上。他赞美了几句婴儿之后,少妇推着婴儿车离开了。少妇从来都没有同行者,也不向别的人搭讪,因此才会像面熟的自己求助吧。


 


“差不多到此为止了吧。”御村升了个懒腰,今天就回去了,明天他也不会来这儿傻呆呆地等候大原耕二出现了。总不能让这串号码永远躺在他的手机里,让灰尘渐渐堆积。


 


“啊……”


 


他对大原耕二的印象很多,比如妖冶轻浮、成熟毒舌,比所有同年龄段的人都有趣。现在他又加上了一条——“会读心”。


 


大原耕二站在咖啡厅二层的窗边,大大的落地窗户,清晰他现出他整个人。他还是留着长长浓密的黑发,身着侍者的制服,俯瞰着整个喷泉广场,视线延向他身后的远方。










------


有不妥的地方请评论指出,我会立即改正,谢谢大家。



太萌了吧!

-漏-:

毛茸茸


和小煤球(千与千寻)



莫名觉得好像啊🙊🙊

松本伊利:

君だけが君らしいから

To我们34岁的寿星大人

T T真的太喜欢先生的这次的solo,画了个乱乱的小故事...不嫌弃的话麻烦大家手动播放一下baby blue然后观看啦<3

今年也非常爱您


漏:

170729 交给岚吧

D32

穿条纹真的很可爱了

色情学习者:

想啾咪

哈路哈路路:

屯个图~
录屏过程戳B站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9165534/